Banner

周鸿祎怼15万造不出智能电动车:你做不出来不等于别人做不出来

周鸿祎怼15万造不出智能电动车:你做不出来不等于别人做不出来
产品详情

发布时间:2021-11-28 06:57:57

  第一,你做不出来,不等于其他人做不出来,不要太小看中国制造业和互联网行业的结合;第二,智能电动车会成为中国很多普通消费者的第一辆车。

  智能汽车最激动人心的就是“科技平权”,今天用互联网的思路来看汽车,把它彻底电脑化、软件化、联网化、数据化,科技的力量可以消除价格不同导致的体验差异。我认为未来的智能电动车,智能化是标配,与价格无关。

  从早些年做编程、电子邮件、360杀毒软件,到后来的扫地机、摄像头、智能手机,再到如今进入智能汽车领域,给车企提供安全解决方案,周鸿祎一直在不断地进入新的领域。

  相比之前所涉猎的行业,智能汽车赛道更令人激动。“它不是基于汽车行业进行数字化改进,而是汽车和数字化两个行业的碰撞,最后产生一个完全新的业态,一个全新的产品。这个产品就像是一部大手机。”

  “我快50岁了,还热情澎湃地参与造车,因为我觉得智能汽车肯定会迎来颠覆性的未来,要颠覆一个产业,这一定是大众化的、通过科技实现的进步,让大多数人享受科技的回馈。”

  要在这样的巅峰性变革中有所作为,一个人的能力远远不够,所以周鸿祎需要哪吒汽车这样的合作伙伴。哪吒的定位同样是大众消费电动车市场,与周鸿祎的想法高度契合。更重要的是,哪吒已经形成了初步的市场规模。

  刚刚过去的6月份,新造车势力的销量迎来一波猛涨。官方数据显示,哪吒汽车凭借5138辆的月销量再创新高,同比增长536%。1-6月,哪吒汽车共售出21104辆新车,同比增长478%。

  按照销量排名,在新造车势力阵营,哪吒排名第四。周鸿祎将如今的竞争格局形容为“蔚理小哪”,分别对应蔚来、理想、小鹏和哪吒。

  在周鸿祎看来,规模是一个产品成功的重要判断依据,“有销量不一定成功,没销量就离成功更远,360投资哪吒汽车之前,考虑了销量的因素”。

  7月2日,在北京360总部,360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周鸿祎接受了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等媒体的采访,以下为对话节选(经未来汽车日报整理)

  A:我已经很久不怼人了,今天我也不想怼人,我觉得这句话像外行说的,不像是做软件、互联网、IT出身的人说的话。从大格局来看,中国大部分消费者的消费水平就是在15万元左右,这个价格区间的车大概占中国所有车型总销量的70%。

  我都快50岁了,还来热情澎湃地参与造车,因为我觉得智能汽车肯定会迎来一个颠覆性的未来。要颠覆一个产业、一个行业,它一定是大众化的、通过科技实现的进步,让大多数人享受科技的回馈。

  做自动驾驶,猛打质量牌,把算力数据堆得很惊人,比如1000T算力,最后其体验可能和特斯拉基于视觉的智能驾驶是没有差异的。一味堆算力而忽略体验,这是一种竞争的方法,并不符合事实。

  从某种角度来讲,激光雷达类似芯片。历史上做芯片能成功的案例,都是要迅速把量做大,形成一个正向循环,然后价格、单位成本迅速下降,进一步使其普及。

  相反,如果价格下不来,用户进入门槛很高,导致用户量少,成本不能分摊到每个用户身上,网络效应无法发挥作用,就变成少数人的高档玩具。凡是这样的行业,最终都会把自己葬送掉。

  换句线万元以下的汽车,可能暂时不装激光雷达,通过纯视觉方案做到极致,也有可能实现辅助驾驶,或者半自动驾驶。所以,不能因为某一款车装配了很贵的激光雷达,整车价格高于15万元,就认为其他15万元以下的车不算智能车,这个说法我不太接受。

  A:智能汽车首先是软件定义汽车,然后是网络连接汽车,再然后是大数据驱动汽车。我们谈的智能座舱、电池、电源管理、车身控制,乃至自动驾驶,或者辅助驾驶,都是由软件、网络、数据这三个要素构成的。

  在传统汽车时代,李书福形容“汽车是四个轮子上的沙发”,我很佩服他,一语道出汽车的本质。今天我觉得汽车的本质更像“四个轮子上的N台大手机,或者N台超算电脑”。

  一旦拿摩尔定律来革命汽车,汽车里面很多过去的控制组件会被软件重新定义,原来分散的ECU会被集成为几台超级算力中心。这种模式下电脑里的摩尔定律一定会起作用,无论是控制车身的域控制器,还是智能座舱,或是自动驾驶的算力中心,价格会一路往下走,能力则会不断提升。

  智能汽车的第二个革命,是软件定义汽车,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效应,叫网络效应。为什么在互联网很多软件几乎免费,因为它的用户量大。

  如果你做了一套自动驾驶软件,只是给极少数人用,那么它的开发成本会很高。互联网是通过网络效应,让更多人使用这个软件。软件的边际成本,随着用户的增多,最终会降到很低。

  电池行业是不太遵循摩尔定律的。但是,任何制造业的生意到了我们中国人手里就会产生奇迹。中国现在已经成为电池、电动机产业链的主要贡献者。

  A:举个例子,今天一台价值十几万的车,只要搭载的电池能量密度足够高,一样可以给消费者提供豪车体验,这是燃油车无法做到的。

  智能座舱更像一个Pad,智能座舱屏幕的大小做不出太大差异,10T以内的算力应付智能座舱,包括语音识别、人脸识别已足够。智能座舱的竞争将会是软件、体验的竞争,10万元的车与50万元豪车的智能座舱体验可以做到非常接近。

  智能汽车最激动人心的就是“科技平权”,今天用我们互联网的思路来看汽车,把它彻底电脑化、软件化、联网化、数据化,科技的力量可以消除价格不同导致的体验差异。我认为未来的智能电动车,智能化是标配,与价格无关。

  A:手机行业最了不起的事是“千元机”的出现,事实上,在中国高端用户会选择苹果、华为等品牌,但绝大多数还是普通消费者,国民的消费力还是受限制。

  传统制造业无论是造家电还是造汽车的,都容易犯一个错误,即认为智能是一个附加值。洗衣机上加一个单片机,就叫电脑洗衣机,微波炉上加一个芯片就可以作为一个智能化卖点,传统车企造智能汽车,一定要摆脱这种思维模式。

  我认为,智能汽车首先是一台智能终端,甚至拥有若干台电脑,然后以此为核心,加上四个轮子,所以其本质已经不再单纯是汽车属性,而是IT和智能化属性。

  A:科技公司造车各有各的想法,有人想二次创业,有人觉得这是他的人生梦想。我的想法特别简单。我折腾的动力就是,我很幸运,我年轻的时候,就找到了自己的人生驱动力模型,即我的成就感来自不断地打造出各种有趣的产品。

  智能电动车行业激动人心的地方在于,它不是基于汽车行业做数字化改进,而是汽车行业和数字化行业的碰撞,最后产生一个完全新的业态。作为一个产品经理,我觉得在退休前应该参与其中,看看我的理念能不能发挥作用。

  当智能电动车行业起飞的时候,或许会改变整个中国的先进制造业,甚至会改变全球的汽车工业。很多年以后,当我们回首往事,我曾经参与其中,没有缺席,便没有遗憾了。

  A:新势力的实力需要一个衡量指标,销量就是一个典型维度,有销量不见得能成功,但是没有销量肯定离成功太远。360当时选择投资对象时,的确考量过销量因素,如果没有一定销量规模,就证明可能是PPT造车。

  新势力车企最大的潜力在于颠覆,要颠覆过去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足够多用户愿意接纳你的产品。所有的APP既是产品经理设计出来的,也是用户打磨出来的。

  A:这个产品定位红利我认为足够大,随着哪吒不断完善供应链,将成本控制好,把品质做好,利用摩尔定律以及网络效应,把软件体验做好,就有机会。

  A:我有很多产品经理的经验,所以我更多的是与哪吒的产品经理交流。互联网企业造车,重要的是把做产品、技术的思路,特别是在软件、网络、大数据、安全这几个方面的能力赋能给传统车企。

  比如车企服务器安全,黑客对车的劫持90%是通过入侵车企网络实现的,因为车辆对车企服务器、OTA传来的指令是百分之百执行的,我们现在正在帮助哪吒重新构造后台安全。

  A:到了大数据时代,灵魂是数据,大家争夺的是数据的控制权。我们给车企做安全方案,是帮助车企建立一套自己的安全能力体系,相当于把360的安全大数据赋能给车企。我们不会拿走用户数据。与安全分析中心有关的用户大数据,我们是帮车企代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