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贝壳趟家装浑水
- 发布时间:2021-11-28 07:18:58-
来源:亚投在线官网

  不久前,贝壳找房宣布与“圣都家装”达成协议,将收购圣都家装100%的股权,总对价不超过80亿元人民币,并根据包括监管批准在内的惯例交割条件分阶段推进收购安排。

  从2015年7月与万科合资成立万链家装、2020年4月上线自营被窝家装、入股数个家装公司,到如今正式收购圣都家装,贝壳逐渐释放“铁了心”将家装纳入版图的信号,哪怕家装行业声名狼藉,同时竞争通道日益逼仄。

  答案或许能从贝壳找房创始人左晖的一席箴言中找到——“创造价值的事情并不多,它和赚钱不是划等号的。什么叫难而正确的事?真正创造价值的事情都难,你搞不清楚的时候,就选最难的一条路。”

  家装可能是最需要互联网颠覆和重塑的传统行业之一:装修口碑奇差、被诟病甚久,是典型效率低下、低频高客单价的非标服务;市场参与者即使有心推动改变规则、整理秩序,也不知从何入手。

  贝壳二十年来积累的工具资源和数字化能力,能否让家装行业有所不同?“互联网+”浪潮的洗礼过后,家装行业的沉疴痼疾还有救吗?多方布局新居住,将会催生哪些不可预知的挑战?

  20年前,29岁的左晖在北京安贞桥下创办第一家链家门店,彼时北京房价每平米还不到5000元。20年后的今天,贝壳已经是一家拥有54.9万经纪人、连接52868家门店、覆盖包括新房、二手房、租赁、装修等业务的上市公司。

  从科技方面来看,贝壳之所以能成为贝壳,在于当年的链家网率先将IT和高效操作系统概念引入房产经纪行业,扎实的底层真实数据基础是孵化贝壳的前提。

  房产交易模式极度依赖线下具备专业知识、对周边房源情况了然于胸的房屋经纪人,单靠移动互联网颠覆原有传统房产经纪玩家几乎不可能。

  在尤其复杂的二手房交易市场,买卖行为不仅高价低频,且业务较新房更为复杂,房源产品非标、服务链条长,有非常高的进入壁垒,没有线扎实的线下根基,线上化平台能力如纸上谈兵。

  一位拥有十余年从业经历的房产经纪人向EqualOcean透露:“过去的房产中介不叫信息不对称,是压根没有真信息。”

  因而贝壳当年投入数百人、挨个小区实地扫楼,收集包括物业地址、建筑面积、房龄、售价、周边配套等楼盘信息的成果,是当时喊出 “真房源”的业内首家,也是如今记录超过2亿套真实房屋的“楼盘字典”原型。

  通过改变信息不对称、中介以吃差价谋利的乱象,贝壳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房产经纪在社会认知中的信誉水平,改善了经纪人和用户之间的关系。

  在管理服务者方面,贝壳提出的ACN经纪人合作网络(Agent Corporate Network)逻辑从根源改变C端单次博弈、B端零和博弈的痛点,实现合理利益分配——只要是对最终成交做出贡献的参与者,包括房源方开盘者、出售委托者、房源维护者、房源带看者、成交经纪人等都拿到一部分应得的佣金。

  经纪人之间的“内卷”的得以改善,化竞争为合作。而要改变零和博弈生意逻辑,也需要量化每一位参与者的每一份贡献的流程体系,背后是一套支撑利益分配和记录的数字化后台。

  贝壳预置在十年前的数字化能力,成为十年后上市厚积薄发的草蛇灰线日,贝壳找房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

  8月12日,贝壳发布新董事长彭永东上任以来的第一份半年报,数据显示多重利好——2021年上半年营收449亿元,同比增长64.6%;交易额2.29万亿元,同比增长72.3%;门店数量和经纪人数量同样实现双重增长。

  在主营业务上,贝壳没有停下持续拓展门店和人员规模的脚步;主营业务以外,在线下房产经纪和线上房产交易平台这条第一赛道的基础上,贝壳自2021年起正式建设以新家装、新家居、新家服为核心的第二曲线。

  将自营业务标准化、抽象成为操作系统,随后将大行业中的小企业聚合起来使其成为平台,在应用过程中不断检验并改进系统的可行性,最后成为覆盖全行业的“操作系统”,是为“横着做”。

  过去的20年中,贝壳逐级递进、从线下到线上、从北京市场拓展到全国,将链家的ACN能力开放给整个行业的过程,证明了“横着做”实现房产交易市场的数字化能力。

  挖掘单一流量的多维度价值是实现增量的可行路径,毕竟从房产交易到装修服务,的确具备精准的客群和业务场景,两者的串联能够为家装业务提供天然流量。

  一位不愿具名的家装公司从业者认为,贝壳有很大机会做成一站式家装平台,“前提是贝壳拥有的巨量房产信息资源,天然就是家装公司的入口,这种优势应该找不到第二家”。

  今年,被窝家装自研的BIM系统1.0版本上线,可以实现设计和装修环节的全面数字化,“竖着做”的雏形也已显现。

  在设计环节,被窝基于过往400万套房源自动生成装修方案、通过App选择独立设计师、系统自动输出图纸和报价、并以VR呈现设计效果;在施工环节,被窝App可以实时查看工地、每日九图装修进度播报、节点线上进行质量验收、隐蔽工程VR留底核查、材料进场全部费用透明汇报等,帮助业主减少家装环节的部分信息差。

  彭永东表示,贝壳凭借链家和贝壳积累的20年运营经验,以被窝品牌探索家装行业,对圣都的收购将加强贝壳提供更优质居住服务的能力,以满足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

  家装作为有别于房产交易的单点线性流程,是动态串联的长链路流程,其中标准化流程管理经验的复用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容易。

  “实在一言难尽,预期是装修要么花钱要么花时间,结果是钱和时间都搭进去了,过程还是很糟心。”正在装修的苏苏对亿欧EqualOcean表示,自己特意选了流程标准化的大装修公司,“稍微靠点谱,但也是矮子里拔高个,施工对接、图纸落地、材料选品几乎没有顺利过。”

  其次,在家装这个盘根错节的大行业,任一环节的线上化操作都不难,难的是设计、施工、落地全过程实现平台互联网化管理。

  而现状是,小到工人工长、设计师、商户店员,大到装修公司、互联网平台、材料厂家,都存在盘根错节的利益裙带关系,贝壳想凭借一己之力逐个击穿,打碎中间不透明的利益输送链条,实非易事。

  值得注意的是,贝壳之外亦有多方参与者,从各自视角紧锣密鼓地居住赛道布局,比如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美团、拼多多京东、国美、苏宁、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等。

  左晖曾在贝壳上市招股书《致股东的一封信》中指出,中国的许多行业仍有三件事正在同时发生:行业复杂、技术很差、效率极低;从业者和消费者体验都很不好;行业有着巨大的市场规模和增长速度。

  多数情况是,因为“不对效率和体验做任何改善也能获得可观的增长”,导致传统的、沉重的、又脏又累的商业并无大刀阔斧自我革新的动力。

  因篇幅限制未能将所有内容附上,但感谢多位专业人士在本文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观点及丰富案例,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