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 00 后富二代玩投资:稳赔的生意也要投
- 发布时间:2021-12-02 08:05:32-
来源:亚投在线官网

  这也是意料中事。一个月前,硬糖君抱着 要和青年打成一片 的志愿参加一群小年轻的饭局,结果跟一群 00 后富二代喝了通宵的酒。觥筹交错间,听他们聊起创业、投资那些事儿。刚接盘一家剧本杀店的子恺,很快成为话题焦点。

  同桌人都觉得没搞头,劝他再好好考虑,及时收手最多亏点定金。硬糖君听到 30 万的转让费也心头一紧, 你是什么神仙冤大头 话到嘴边没出口,怕是自己 穷人思维 了。百般劝阻没让子恺动摇,反劝众人放轻松: 我知道这是稳赔不赚的生意,没事,玩玩嘛。

  想 玩玩 的当然不止子恺一人。酒桌上,这些 00 后富二代虽说还不能把商业模式讲圆,但每个人都在接触 自己感兴趣的赛道 ,聊起投资话题丝毫不怵。他们倒也没想过靠这些东西赚大钱,完全是图个乐呵。 嘛钱不钱的,乐呵乐呵得了 。这句话由他们贯彻,倒是很有底气。

  年轻人易上头爱冲动,对创业自然也不例外。硬糖君读书那会儿,也琢磨过跟朋友凑钱开家奶茶店。只不过,00 后富二代不止热衷投资,还多了几分 让我们一起,为梦想赔钱 的疯狂和悲壮。

  2020 年,北外的一位师兄顺着关系找到子恺,想跟他合伙开一家剧本杀店。彼时,剧本杀、密室逃脱正处于爆发阶段,北京的高碑店、百子湾几乎每个月都有新店开张。

  也是师兄大意了。01 年出生的子恺何须别人大费周章地介绍 现在年轻人玩什么 ?那是面对 70 后、80 后投资人的套路,用 你不懂后浪 把中年人一把唬住。而 2000 年前后出生的这拨人,多数刚迈进大学校园,正是 Z 世代的消费主力军。

  师兄出现前,子恺已经玩遍了北京城里所有网红剧本杀店,刷过百八十个本子,对这个产业就算没有分析也有体验。他隐约感觉剧本杀烧的是虚火,运营成本猛涨也就罢了,玩家热情明显在慢慢消散, 身边固定‘车队’少了,周末都得拼车。

  不过,除了不太看好剧本杀这门生意外,子恺最终拒绝师兄合伙开店的邀请,更多还是抗拒师兄那种冷冰冰的商业谈判方式。

  00 后富二代多数有着相同的投资偏好。聚会那晚,他们说起的很多项目,都是因为 我玩过,稍微懂点 朋友正在做 。子恺做好不赚钱甚至赔钱的心理准备,都要盘下剧本杀店,看重的也是情感价值。

  那家开在北京青年路旧公寓里的剧本杀店,门脸挺不起眼。但胜在主理人沈七人脉广,早期还请过一些小艺人朋友站台,于是在圈里打响了招牌,勉强做到收支平衡。

  沈七走得是交个朋友的营业路数。她跟熟客保持着密切联系,尤其是那些盘靓条顺的交际花们,子恺也是其中之一。新客开团缺人时,沈七会立马抓子恺来带队发车,事后再请他吃饭、蹦迪表示感谢。

  即便现在接盘剧本杀生意晚了,但子恺无法眼睁睁看着熟悉的地方突然倒掉。 我接过来至少还能扛个一年半载。最差的结果也就是钱花了、店关了,爸妈唠叨几句完事儿。

  Z 世代自我、独立、崇尚个性,要走在时尚前端,对国潮文化更是追捧至极。子恺也不例外。他非常关注国内潮服市场,一直在寻找支持原创品牌的机会。

  高考后,子恺在朋友办的一次快闪活动上认识了两位北服的学生。当他得知对方打算做服装工作室,但碍于资金问题尚未落地。子恺主动掏出 10 万启动资金,还把一套闲置的公寓腾出来给其当工作室,并四处托朋友打听服装工厂的关系,总之花了不少心思。

  这份 事业 只坚持了半年,工作室做出的衣服压根卖不动。很快,两位合伙人又因仿版和原创出现分歧,不得不拆伙单干。子恺粗略算算,亏损没到 20 万。钱倒不多,但架不住自己做的项目败多成少,爸妈难免有些不乐意。

  都怪 前辈们 不争气,给这些富一代爹妈造成了心理阴影。子恺吐槽的正是王思聪这个富二代领头羊。早几年,王思聪做电竞、做直播、做偶像经济,样样走在青年文化前头,有钱爹妈也愿意学王健林, 给孩子零花钱练练手 。

  子恺还只是听听 没指望你赚钱 的唠叨,黑子(化名)则被明令禁止 不准搞百万以上的投资 。黑子的父母做建材生意发家,过过苦日子,赶上机会才暴富起来, 特别害怕亏回解放前。

  上一辈管得越紧,00 后富二代越想证明自己。手头资金有限,他们也就不着急 all in 某个生意,而是感兴趣的赛道都试试,在慢慢摸索里了解自己,找到合适方向。

  20 岁都没有创投经验的富二代,会被人看不起的。子恺打趣道。哪怕赔钱,他们依然能从开酒吧、做潮牌、搞剧本杀店里获得价值感。这是比超跑、奢牌更硬的社交名片,可以让他们在朋友那里获得莫名的优越感。

  以硬糖君的平民视角,总在赔钱的子恺怎么看都是败家子,是要 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的。可他不急不恼地解释,他们 创投三子 里,败家这事儿自己还是最不擅长的。

  创投三子 是子恺、黑子、齐心(化名)自封的。他们打小是铁磁,多数时间都黏在一起,搞投资自然也要相互学习、通气。这里面,黑子的手法最迅猛粗暴,开过奶茶店,做过网红机构,甚至开发过社交产品,对任何青年文娱项目都感兴趣。

  就在子恺盘下剧本杀店前,黑子在广州开了间换装自拍馆。他们租了幢豪华别墅,装修、设计、场景采购等流程弄完,前后投入了近 60 万。目前,这家自拍馆已进入正式运营阶段,整体表现远超预期。

  自拍馆的客户以电商网红为主,这些都是黑子过往投资生涯积累的资源。2019 年,几个接不到活儿的小编剧找到黑子,想成立一家网红机构改做短视频。

  当时正是黑子最糟糕的时候,新做的茶饮品牌无人问津,没几个月就凉透了。他一想身边那么多美女、帅哥,自己反正也喜欢刷抖音,找人拍点视频也不难。于是黑子迅速调整心情,拉上朋友做起了网红孵化。

  现在,他们运营的几个账号粉丝都已破百万,但也面临流量增长的难题。黑子决定把业务往上下游延伸,于是做起了换装自拍馆。一来可供网红朋友日常拍摄,也借势做做宣传。二来年轻人的写真消费迅猛,尤其是对汉服变装、制服体验等需求旺盛。

  近几年,针对年轻市场的新锐品牌急速崛起,不断制造着消费狂欢。00 后富二代既是消费者,又是投资者,理论上更有机会挖掘到同龄朋友的需求。事实上,子恺参与自家游乐场潮玩设计后,系列产品明显更对年轻人口味,非常好卖。下一步,他计划说服爸妈做联动,把经典的剧本杀作品搬进园区。

  那晚,听他们谈论兴趣经济,但说得都是各种趣事,很少提起变现、盈利和商业模式。后来,硬糖君目送他们开着法拉利扬长而去,转身钻进出租车里。